好莱坞梦幻明星队

2020-07-02
    328浏览
好萊塢夢幻明星隊

假如Will Smith当初没有拒绝《骇客任务》男主角的演出邀约;或捨弃Gal Gadot,改由Alicia Vikander饰演《神力女超人》女主角,电影是否会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感受,甚至获得更好的评价与票房?种种臆测与猜想在过去只能任由演员、导演和观众在心中反覆琢磨。然而,假设有这幺一样类似电玩「梦幻明星球队」(Fantasy Sports)的工具,可以任意换角、更改剧情,预测每一种改变会如何影响电影推出后的表现,是否便有机会打造出前所未见的梦幻卡司?

AI选角

总部位于洛杉矶的新创公司Cinelytic,便是众多提供类似服务的公司之一。其执行长Tobias Queisser表示:公司所开发的演算法能透过历年电影票房纪录,与电影主题、主要演员交叉比对,找出受欢迎的电影有哪些规律与模式可循。你可以比较分别由Jennifer Lawrence(曾出演《饥饿游戏》)或Emma Watson(曾饰演《哈利波特》中妙丽一角)担任电影主角,对于这部电影会有怎样的影响。

其实这样的想法并不新颖,有别于Cinelytic透过分析电影的剧情概要进行预测,比利时的ScriptBook对外宣称仅需电影脚本便可预测票房;以色列的Vault则藉由追蹤使用者线上预告片的观看纪录与习惯,预测什幺类型的电影会在特定族群中受到好评。除了新创公司,大型製片厂「20世纪福克斯」(20th Century Fox)也透漏公司如何利用AI预测预告片中哪些物件与场景最能吸引观众目光与观影欲。

当然,AI并非无往不利。演算法其实是透过分析过往的历史资料进行预测,所以往往受制于数据、忽略可能的文化或观众品味的变化。例如2016年的动作奇幻电影《魔兽争霸:战雄崛起》(Warcraft: The Beginning),改编自着名同名电玩系列游戏。由于这类由电玩改编的电影十分少见,使得AI预测变得十分困难。这部电影最终在美国票房的表现惨淡,却在中国引起广大迴响,成为中国历年首周票房最佳的外语电影。

即使如此,AI在好莱坞电影工业的应用潜力仍不容小觑。以2017至2018年──包含《宿怨》(Hereditary)、《一级玩家》(Ready Player One)与《噤界》(A Quiet Place)在内──的50部电影为例,只有不到一半的电影,在推出后票房与预算相抵有结余;相较之下,ScriptBook的票房预测,準确率逾八成。

艺术人之耻?

无论Cinelytic或ScriptBook,客户中其实不乏大型或知名独立製片厂,试图利用AI筛选出最具经济效益的剧本或电影,却纷纷要求签属保密协议。追根究柢,或许是作为艺术创作者的矜持:一个看重个人魅力、美感与直觉的产业,却向一板一眼、冰冷的演算法求援,甚至主宰每一本剧本、每一部电影的去留。箇中的悲愤与难堪令他们纷纷在大众的视野中与AI保持距离。

Netflix则是少数公开拥抱AI的异类。相较于剧本有着较高的不确定性,Netflix凭藉自身网路影音串流服务的优势,追蹤、记录数百万订阅者的观影行为,预测怎幺样的缩图最能提高点击率,甚至观众们在收看互动式影集《黑镜:潘达斯奈基》(Black Mirror: Bandersnatch)时的每一个选择。这张囊括几乎全球收视户的大网,令Netflix充分掌握消费者品味,在电影工业中异军突起。

编译来源

J. Vincent, “Hollywood is quietly using AI to help decide which movies to make,” The Verge, 2019.

(本文由教育部补助「AI报报─AI科普推广计画」执行团队编译)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